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我守义庄那些年 毛一开 第3章 练煞结怨

时间:2019-04-04编辑:无觅处

我没有听从她的话离开,而是端看了几眼手中的长笛。虽然外形和普通的长笛没有丝毫区别,但笛身始终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,凭这一特点,让我想到了古书上提到的镇魂笛。因为道教

《我守义庄那些年》第3章 练煞结怨 免费试读

我没有听从她的话离开,而是端看了几眼手中的长笛。虽然外形和普通的长笛没有丝毫区别,但笛身始终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,凭这一特点,让我想到了古书上提到的镇魂笛。

因为道教门派众多,门下的弟子使用的符咒、手诀和法器也就不同。镇魂笛是属于蜀山弟子常用的法器之一,配合蜀山的安魂咒,吹出的笛音可以暂时控制住行尸鬼怪。

先前的僵尸们应该就是被镇魂笛吹出的安魂咒定住的,而换个方向去想,我眼前的这位美女道士竟然是蜀山的弟子,这让自己多少有些意外。

而这时候我看她已经贴好了符纸,便静静地站在旁边等看她接下来的动作,只见她拿出了引魂铃在僵尸们面前摇晃了两下,十多只僵尸同时跳动起来,派成了一队。

以我的经验来看,她给僵尸们贴的是能够操纵尸体的符纸,拿出引魂铃的目的恐怕是要把僵尸引到别处。

虽然我还不知道她要把这些僵尸引到什么地方,但保险起见,自己认为还是有必要询问清楚,就上去叫住了她。

可当听到我询问要带僵尸去哪里时,她不仅没有说回答,还回过头叫我少管闲事赶快离开回家睡觉。最让我火大的是她又再次无视我的存在,在我眼皮子底下摇着引魂铃,带领僵尸队伍走进了树林里。

就是出于被连续两次的无视,外加不放心十多只僵尸接下来的去向,我待在原地没多久便寻着引魂铃的声音追踪了过去,心说自己今天非要要看看你这蜀山弟子到底想把那些僵尸怎样。

借助树林内有利地形,我一路上并没有被发现,没成想跟着僵尸队伍到最后竟然来到了一处山崖岸上。

由于不能出面暴露自己,我没有走出树林,而是找了片看上去较高的草丛藏了进去,观察崖岸上的情况。

随着引魂铃的声音消失,僵尸队伍也就停了下来。正在我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,旁边的树林中冒出了个身穿黑色唐人装的老人。在见到十多只僵尸时,老人没有任何感到害怕的表现,反倒笑了出声,走过去边说道:“郁兰,我的好徒弟,师父果然没有看错你,又帮我搞到了一批好东西。”

“郁兰?”我想这应该是那位美女道士的名字,听到后便又小声念叨了一遍,才回过头继续往下看。

在听到老人的夸赞后,郁兰深深低下了头,她貌似并没有感到喜悦,还语重心长地劝老人说:“已经有不少无辜的人被卷进来了,您还是不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。

那老人听后像是有些生气,收了笑声,抬起右手指着树林的方向让郁兰回去。

郁兰这时就抬起了头,默不作声地朝着我的方向走来了,她似乎早就知道了我藏在草丛里,走过来冲我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后,又示意我去旁边说话。

原本我还想看看那个老人到底要做什么,但看郁兰好心没有暴露我的身份,自己也就跟她走远了一点。

差不多是走到了完全看不见崖岸的地方,郁兰才停下来,跟我说:“到这里应该就安全了,你放心,我师父他这时候应该在练煞,不会伤害你。”

且不管郁兰这么做是不是为我好,但听到她提到“练煞”两个字时,我的心都抖颤了一下,自己要是没有记错的话,练煞属于一种邪修的功法。需要在月黑时,找到阴煞之物,再由练煞者献出自己的精血,用血气引出煞气吸入体内,代替周天之气附着到身上,长久下去便可以练就半人半魔的阴煞体质。

而阴煞体质最恐怖的地方是杀人于无形,还可以吸纳灵体转化为煞气使用,可以说是古往今来众多修邪道徒最向往的境界。

我又稍加推理,想到了先前给赵磊他们注下煞气的人应该就是郁兰的师傅,估计是练煞有了小成,才拿赵磊他们试试手。

不仅如此,赵磊口中的那个拿着罗盘的老头儿应该和郁兰的师傅事同一人,通过今晚的遭遇,我这才明白当时他用罗盘是在找工地附近的养尸地,因为僵尸也属于阴煞之物,他需要拿僵尸来练煞。

再回头看着郁兰,我就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跟着她师傅去行逆天之事,便开口问她。

这次郁兰没有再无视我的问题,而提到帮助她师傅练煞的原因,她的两双眼中流露出了更多的忧愁。因为郁兰小时候是个孤儿,是她的师傅收留了她,一手把她带大,所以就算是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,她也不愿意背叛她的师傅。

不得不说郁兰是个好姑娘,虽然表面上看像是个傲娇的冷面美女,但内心像是个单纯善良的小丫头。

可是无论怎样,郁兰的师傅借尸练煞就是在违逆天道,目前又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情,险些让钱小壮变成一具被煞气控制的行尸,若是放任不管,将来说不准还会有多少人遭殃。

对于从小就生活在老岭村的我来说,我不能等着看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,趁着郁兰的师傅练煞尚未完成,自己认为有必要跟他搏一搏,便在这时亮出了五雷号令牌。

站在旁边的郁兰怎么说也懂道术,在看到我亮出的五雷号令牌后,愣住了片刻,但很快就看穿了我的意图,当即换了个严肃的表情,并且亮出了两张火咒符,看架势是要跟我斗一斗法。

制服僵尸我不在行,但要说到斗法,我很有信心能胜过郁兰。不过为了留下对付郁兰师傅的手段,我先收起了五雷号令牌,换成三清铃在郁兰周围的一圈请出了地火。

熊熊的地火简直犹如一座牢笼,将郁兰生生困在了里面,没等看她接下来的行动,我把她给我的镇魂笛放在地上后,便收回了三清铃,朝着崖岸的方向跑去。

等出了树林来到崖岸上时,我正好赶上了郁兰的师傅在用血气引出僵尸们的煞气。

就看着十多股黑色气体从僵尸们的头顶冒出,向着半空中一团血红色的雾状气体围去,我抓准时机,动用五雷号令牌,请下五道天雷击散了那团血气。

由于血气是由郁兰的师傅的精血组成,所以在被天雷击中的瞬间,郁兰的师傅全身省上下也像是被雷劈到一样,全身的经脉如同通了电路,剧烈抽搐一阵后,两眼无神地跪在了地上。

至于那十多只僵尸,就跟气球泄了气似的,倒到地上后只剩下一身皮囊抱着骨头。

我心说来得正是时候,便拿出了最后一样没有用过的法器七星剑,走到了郁兰的师傅面前。

眼下郁兰的师傅简直狼狈不堪,满头的白发像是被火烧焦了,脸部的皮肤黑得和煤炭没什么两样。

在见到我拿着七星剑走过来时,郁兰的师傅开口的第一句话就问我是什么人,我能理解他被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打断练煞的心情,便告诉了他自己的姓名。

他得知后就用手捂着胸口站了起来,两眼怒瞪着我,又问:“我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毛一开这个名字?你到底师承何派?竟敢坏我蜀山天师楚剑风的好事。”

“也亏你还记得自己是蜀山天师,就不知道借尸练煞是邪修才会做的事情吗?”我听后顿时反过来质问楚剑风,他倒也是脸皮够厚,面对我的质问,他竟然说他这么做是为了把蜀山发扬光大,要我看他这完全是在败坏蜀山的名声。

我现在就想替蜀山清理门户,可看在郁兰的救命恩情上,自己没能下得去手,只是用七星剑封住了楚剑风双手掌心的劳宫穴,让他以后都不能再用手诀、练煞害人。

起初楚剑风很不服气,毕竟他算是遭了我的暗算,又是被我这个无名小辈封住了劳宫穴。后来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他满口的脏话,就气得狠狠踹了他两脚叫他闭嘴,再怎么说他也一把年纪了,挨下我两脚后便安静了下来。

我这时就想着去看看郁兰那边的情况,便押着楚剑风走下了山崖,来到了自己用三清铃唤出的地火牢狱。

郁兰现在仍然被困在里面无法出来,我只好先拿出三清铃收回地火,随后将楚剑风劳宫穴被自己封住的事告诉了她,让她明天一早带上楚剑风离开老岭村。

这个结果对郁兰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,我也是在那一刻,才看到她脸上洋溢出幸福甜美的笑容,但恐怕也是最后一次。

不过安慰奖还算有的,就在看着郁兰和楚剑风走后,我回过头看眼旁边的草地,发现那根镇魂笛还在,自己便把它当做了一种念想,捡起来挂在了腰带上。

接下来的时间,我先是一个人又回到了养尸地,想到养尸地不能再留下去,我便按照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的方位摆了个四兽挡煞阵,以手中的四样法器为阵眼,埋进了养尸地附近的土中。

我守义庄那些年

我守义庄那些年

作者:歪少类型:状态:ag平台试玩|官方

随着现代都市的发展,很少有人会记得义庄是什么。父亲死后,留下一本记载风水玄学的古书,让我继承义庄的生意。看尸守棺、寻穴找墓、驱邪治鬼、风水布局那样我不会?即使生在农村,也可以注定不平凡。至今难忘,我守义庄的那些年!

小说详情